welcome to here!

《怜香伴》中国古代第一部小妹剧本

近日购得李渔所著《怜香伴》,此书可称为中国古代第一部描写小妹性恋的作品。
小妹现象古已有之,只是知道的人较少,描写小妹的文章也很少。现将由“百度知道”m洁x白所回答的《怜香伴》解读,予以重新编辑后供喜爱《怜香伴》的朋友分享。 清初戏剧家李渔41岁撰成第一部小妹性恋传奇《怜香伴》。
李渔生于晚明万历年间,明亡后隐居不仕,局势稳定后卖文为生。只能靠在名流高官处打秋风得来的钱维持生活。但他生活却非常奢华讲究,广置姬妾与房产,并且“所至携红牙一部,尽选秦女吴娃,未免放浪荒诞风流,人皆以俳优曰之”。 《怜香伴》又名《美人香》。清代戏曲家李渔《笠翁十种传奇》的第一篇,讲述了崔笺云与曹语花两名女子以诗文相会,互生倾慕,两人想方设法争取长相厮守的故事。这个故事的题材是男权社会下女子之间的恋情,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古代社会男性对于小妹性恋是持赞赏态度的(这也是男权社会的一种体现)。
故事就是从范夫人崔笺云到佛堂进香,忽闻风中传来女子奇香开始。笺云循香觅见寄住庵中的少女曹语花,两人一见如故,诗文赓和。 于是决定同事一夫,曹语花甘为范家侧室。笺云回去告之丈夫,范生先是推辞,后来见妻子意思坚决,也就乐得顺水推舟好享齐人之福,于是请笺云之表兄前去曹家做媒。为怕曹父不肯让女儿做妾,假说笺云因自惭无出,甘愿退居次室,让曹女做正夫人。
谁知范生同窗探知,心生嫉妒而破坏,事先向曹父泄露了他们的密谋,并加油添醋说范生想骗娶书香门第之女为妾。曹父大怒,非但拒绝说媒,且进言任职学正的朋友,以行为不当为名革落了范生的头巾,曹父随后携女儿上京。范生夫妇返乡,改名换姓重新应举,上京后得知曹父已为显宦,更悲叹此生与曹女无缘。
笺云却不甘失败,又兼曹语花为腻友思念成病,告之父亲,说当初与范大娘诗文唱和,引为至交,现在隔两地,闺中寂寞而得病。曹父释然,认为女儿只是因为缺闺友,只要自己收几个女徒弟来跟她谈诗论文就会好了,因此贴出招生榜。笺云借机报考,自称贫家未嫁之女,来与语花做伴。果然两女一见,语花之病不药而愈,曹父更觉得自己方法不错,更因喜爱笺云的缘故而收她做了义女。
那边范生已改名中举,正好应在曹父门下,曹父虽然当初拒婚,却其实只闻其名而并没有见过求婚之人,这时范生已改姓名为石某,曹父不知,赏识这个门生的才华,便将女儿许配。语花先过门,次日笺云又假称自己是石生的原聘妻子,定要与妹妹同嫁,曹父一向古板拘谨,认为人伦攸关,不嫁不行,于是又隆重给笺云发嫁。婚毕两女才向曹父说明之前欺瞒之情,老人只好一笑接受。(此段简介有一部分引自zhiyoubei姐姐的文章) 这个故事里其实几乎没有男女之情,曹语花一心要嫁范生为妾,却一直连范生是何等人物也没见过,她所心心念念的,只是范大娘崔笺云其人。而笺云想娶语花过来,也不见得有多少是为丈夫着想,相反在丈夫吃了大亏,不敢再生招惹曹父之心后,她仍不肯死心,冒着丈夫再度身败名裂之险也要打入曹家内部,进到曹家后一
去不返,让范生不禁担心起不要妾未娶到,先折了老婆一名。 二女感情之深,叫今人难以想象。第十出《盟谑》中有她们拜堂的一幕—— 笺云道:“(我们)要与寻常的结盟不同,寻常结盟只结得今生,我们要把来世都结在里面。”语花道:“来世为同胞姊妹何如?”笺云道:“不好,难道我们两个来世都作女子不成?”语花道:“今生为姊妹,来世为兄弟如何?”笺云依旧不依:“我和你来生做了夫妻罢!”情深如此,令人难解、咋舌。
有意思的是,崔、曹二女的丫鬟还怂恿她们拜堂。她们找来范生的衣裳,崔做男,曹做女,在菩萨面前许了愿。语花痴痴道:“我今日既与你拜了堂,若后来再与别人拜堂,虽于大节无伤,行迹上却去不得了。况我们交情至此,怎生拆得开?”
二女如胶似漆,深有蕾丝边之嫌。而从书上看,连顽固不化的曹父都以为,女儿家互相倾慕,事属寻常。也许在古人看来,小妹性恋是正常不过的。一个妻妾成群的家庭,男人管不过大群女人,由她们互相爱恋,倒比争风吃醋要好得多吧。于是他们对这样的情况亦给予极大的宽容。
台湾师大黄丽贞教授的《李渔研究》(1974): 从来戏曲写才子佳人的姻缘遇合,都是男爱女怜,笠翁《怜香伴》传奇,一反前人窠臼,以二美相恋为线索,一切刻骨相思,为求相聚的苦心绸缪,都从笺云和语花身上发生。他凭空结撰出这些一反常情的情节,除了新人耳目之外,笠翁亦寓其“不妒”的微旨。 张晓军《李渔创作论稿》(1997)更表明: 《怜香伴》说白了也就是同性恋,题材不可谓不奇,相交的方式亦不可谓不巧。 台湾师大单文惠的硕论《笠翁十种曲研究》(1998):
于《怜香伴》一节对同性恋问题有较深入的讨论。文中写道:《怜香伴》传奇的故事,是笠翁剧作中,题材最特殊的,情节不由男女之情入手,跳脱窠臼,不局限于传统才子佳人的恋爱模式,而由两位佳人之间彼此惺惺相惜的情感入手。 许剑桥先生在一篇论文里写道—— 语花在对笺云之夫毫不知情、甚至没见过面的状况下,应允同嫁一夫来达成彼此所追求的聚首,这对女性来说是相当有风险的,所谓“女怕嫁错郎”,提醒的无非是婚姻中男性这个“主体”往往决定另一半(女性)的幸福。 而语花对她决意再嫁(名义上已嫁给笺云,所以是再嫁)的另一半、也就是笺云之夫毫不在意,暗喻了她把“同嫁一夫”当成是未来和笺云长久相依计划的途径;而笺云也在未告知丈夫的情形下决定另一名女子嫁给丈夫,其实也只是将丈夫视为计划中女女长久相爱的工具。女女不仅在女儿圈中完婚,也计划着这份情感如何置于父权体系,以达成“宵同梦,晓同妆,镜里花容并蒂芳。深闺步步相随唱,也是夫妻样”这般完整和长久的同性夫妻之道。 许先生的论文里还有两段,一并引来—— 《怜香伴》中的笺云和语花,违逆正统规范,以自己为主体,踏上小妹性爱之路。首先,原本带有父权观点而贴着“男人禁止进入”的闺房,却是浑然天成的女欢女爱的后花园,得以赏心乐事、赋诗相伴、甚至许诺海誓山盟,这都在男人的“无知”中被默许。 而为了保有关系的永久性,其办法,就是和原本要与之抵抗的父权异性恋改以连结合作方式,让女女间插入男性,组成一夫多妻的“女男女”家庭,但其实内藏了一种寄生式的权力,小妹性爱依附在阳物异性恋下,以不惊扰寄主、甚至是让其愉悦(能多得一位美娇娘)的方式,吸取寄主的资源,甚至架空他在家庭的权力,完成女女情爱的实践。 笺云和语花的姊妹之路,铺设于层层遮掩的闺房;而有更多的女女路径,埋没于荒烟蔓草;或者铺路到一半即被拦腰阻断;或者仍在施工中。今之春风蝴蝶女子,已然拆解诸多男女防线,也已无须“寄生”而拥有经济能力,是否开出更多条的康庄大道?在异性恋仍控管绝大部份的性别土地,笺云和语花只是地图上稀有的旁门左道,因而小妹性爱仍是无止尽须进行的路程,如此,才能编织出四处莺莺燕燕、满眼奼紫嫣红的姊妹网络。 《怜香伴》被说成是“开中国同性恋描写之先河”。 然而想想,到底是凄凉的。古诗里说:宿空房,秋夜长,夜长无寐天不明;耿耿残灯背壁影,萧萧暗雨打窗声。春日迟,日迟独坐天难暮;宫莺百啭愁厌闻,梁燕双栖老休妒。鸳归燕去长悄然,春往秋来不记年,唯向深宫望明月,东西四五百回圆。 这样的百无聊赖,这样的愁绪漫漶。 “宫花寂寞红”,这五个字多么深刻地描述了,几千年来千千万万的女性在深宫中,青春之花寂寞地开放又枯萎。 《怜香伴》第一出 破题 (节选)
【西江月】真色何曾忌色 ,真才始解怜才。物非同类自相猜,理本如斯奚怪。 奇妒虽输女子,痴情也让裙衩。转将妒痞作情胎,不是寻常痴派。
【汉宫春】才女笺云。闻语花香气,诗种情根。愿缔来生夫妇,弄假成真。
约为侧室,倩媒言、阿夫生嗔。 遇岁考,嘱开行劣,范生褫却衣巾。
二女相思莫解,更两家迁播,音耗无闻。泣附公车北访,势隔难亲。
为遴闺秀,讳前名、赚入朱门。遇帘试,新收桃李,双双依旧联姻。 结鸳盟的趣大娘乔妆夫婿。 嫁雌郎的痴小姐甘抱衾裯。 落圈套的呆阿丈冤家空做。 得便宜的莽儿郎美色全收。 《怜香伴》第六出 香咏 (节选)(两女初识) 【南吕过曲 懒画眉】推窗试把艳妆窥,毕竟扬州花擅奇,教人怎不妒娥眉。
天风何处吹将至,佛殿闲游人姓崔?
【前腔】风从花里过来奇,何事香中带麝脐?碧纱棂里有人窥,
分明是个乌云髻,陈女初来尚未尼?
【香罗带】鹪鹩有故栖,曹娥旧基,语花僭名羞自提。
茕茕久矣失赡依也,自小将严父,当慈帏。盈盈十五 今渐齐。
襁褓愁痴也,初束的云鬓难着笄。
【前腔】良贾深藏不露奇,乔妆却似贫儿。石崇步障开成锦,王恺珊瑚碎作泥。
暗中但觉香浮动,认处难分影是非。真佳会,伊能怜我,我更怜伊。 【前腔】谁称可意儿,叹知稀!今朝棋手才逢对。生同地、嫁并归,吟联席。
韦弦缟纻交相惠,将身醉杀醇 醪味。

《怜香伴》第十出 盟谑 (节选)(两女结盟) 【东瓯令】宵同梦,晓同妆,镜里花容并蒂芳。深闺步步相随唱,也是夫妻样。
《怜香伴》第三十六出 欢聚 (节选)

【尾声】美人香气从来尚,妒妇闻来不觉香,破格怜才范大娘。 以上是李渔《怜香伴》的原文节选。

  • 相关tag: 枣庄王老五要征婚手稿